詩歌四趣

紅袖小說首頁 > 文學頻道 > diflucan to buy ukbuy diflucan 150 mg 雜文 > 詩歌四趣 doxycycline for sale online doxycycline capsules Buy Cheap valtrex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返回雜文列表 zoloft price cvs100mg of zoloft for anxiety     詩歌是人類最古老的語言藝術之一。它可以很短,短到一句話就是一首詩;也可以很長,長到與長篇小說、戲劇劇本比肩而立。詩歌所以能像草木一樣小而不滅,大而參天,是因為詩歌這種語言藝術有著無限的趣味。    第一是「情」趣。情是詩歌中最動人的因素之一。沒有感情,便沒有詩句。那麼是不是有了感情就有了詩句呢?可見也不是。否則,有感情的人就都成了詩人,有感情的話就都成了詩句。詩句的情感所以能打讀者,讓人願意詠讀,沉浸其中,jump4loves 久久不忘,成為最美的情感讓人崇拜,是因為詩中的感情加上了詩人的藝術加工,使感情超出了一般和平庸,對情感作了理想化、或擴大化處理,表現了詩人對情感的理想追求和內心渴望。這種感情是詩人在現實感情的基礎上,通過詩人的藝術處理產生了超越現實的光環。如:杜甫的「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如劉邦的「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這些詩句表達的內容都是現實中難以實現的,是詩人理想,是詩人渴望達到又難以達到的現實在詩中的具體落實(精神上的落實)。有了這個理想落實,詩人內心矛盾才能釋懷,感情才能釋放。理想往往是最能牽動人們感情的,也是最具情趣的。理想是情趣的極致,對感情的擴大、濃縮、絕對化都是讓感情生出趣味的方法。如「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怒髮衝冠」「天生我才必有用」等都是對感情的藝術化處理。詩人在現實中對「千夫指」真要「橫眉冷對」嗎?「怒發」真能「衝冠」嗎?「我才」一定「有用」嗎?這是不能較真的,這是詩人的感情使然,。所以詩人把感情藝術化成感情的「極品」就是詩的情趣。    第二是理趣。理是詩歌中包含的哲理。講述哲學和理論並不是詩歌所承擔的任務,詩歌也不屑於承擔這個義務,也不適合承擔這個義務,室內設計 xenical order ivermectin 10mg prednisone for sale Prednisone natural alternative Stromectol 3 mg tablets buy orlistat alli 。甚至有人說,詩是以說理為羞恥的。那麼詩中理趣又是什麼呢?詩中的哲理和哲學理論中的「理」並不完全相同,它並不是乾巴巴的理論,不需要把一個道理闡述的明白透徹,也不需要論點、論據、論證的支撐。它和詩人的感情緊緊關聯在一起,它透出的是一種對世界的感悟,對理想的期望,Office Furniture,能使人展開無限的遐想,激盪起熱烈的情感,包含著比一般哲理更豐富的內容,也因此詩中之理才有了無限的趣味。像「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如果不是它能夠表達一種對未來的信心,或者對未來的渴望,對理想堅定不移的追求;能夠鼓舞鬥志,堅定信念:誰不知道,冬天去了就是春天的道理呢?它所以成為詩歌名句,就是因為在一種並不深奧的道理中,包含著濃濃的情感。「黑色給了我黑色的眼睛」「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人生如夢」「人生幾何」等等,都是讓讀者能在現實生活中找到落腳之地,又能體會到詩人對世事的感歎和無奈。理是情感的頂點,情是哲理的隨從。理往往是為了得到情感的需要,情感往往為真理而抒發:這就是情理相通。也許正是這個原因,詩歌的理趣才在表達感情的詩中找到了存在的根據吧。 [...]

加拿大破譯疑與“非典”有關的冠狀病毒

据報道,加拿大目前是亞洲地區以外非典型肺炎病最為嚴重的國傢,至今發現病例274例,其中13人死亡。安大略省是疫情最集中的地區,疾病的流行已得到控制。

据加拿大廣播公司報道,加拿大全國疾病控制微生物壆研究室與不列顛哥倫比亞癌症研究所下屬的邁克·史密斯基因組科壆中心經過緊張的工作,於13日宣佈首次破譯了冠狀病毒的基因。該病毒基因組包含大約29000個核甘痠,兩個獨立組確定的序列差異只有10個鹼基對。

据悉,目前不少醫壆專傢懷疑冠狀病毒有可能是導緻非典型